中文 | English | 企业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年中经济会议召开在即 新一轮稳增长政策呼之欲出

来源:本站 作者:本站 点击数:9125

   “根据以往惯例,国务院关于年中经济形势的会议最早本周三召开,为下半年调控定调。”分析人士表示,针对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此次会议将为下半年的财政、货币政策方向定调,市场普遍预计,会议后有关部门有望出台一系列旨在促进经济“稳增长”的政策措施。

年中经济会议即将召开

    上半年经济增速放缓态势明显。目前经济增速已出现连续6个季度回落,尤其是二季度经济同比增速降到8%以下。

未来如何实现经济的“稳增长”被认为是此次会议讨论的重点议题。各方都在期盼决策层能够通过政策调整来减轻经济下行压力,“今年的年中经济会议被寄予厚望。”业内人士表示。

    上述人士透露,按照惯例,在上半年经济数据公布之后的一周到两周,也就是7月中下旬,国务院关于年中经济形势会议将召开,会议将主要分析上半年经济形势和宏观调控情况,以及重点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作为对下半年政策调整定调的会议,显然决策层格外重视。进入7月,中央高层频繁奔赴各地摸底调研。7月9日、1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了两场经济形势座谈会,听取专家和企业负责人的意见和建议。7月13日至1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四川省成都市就当前经济形势进行调研,并在成都主持召开河南、湖南、广西、四川、陕西五省区经济形势座谈会。

    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于7月13日、14日到湖北考察经济运行、结构转型和老区发展等情况。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7月5日到江苏考察进出口工作,了解外向型企业在国际经济环境恶化下的实际经营困难。

“这也是为本次会议的召开更多听取各方意见,掌握更加全面的经济信息,合理把脉经济走势。”业内人士表示。

“稳增长”投资发力

    为应对当前经济增速回落,主流观点是着眼于短期,实施逆周期调节政策,适当加大重点项目建设,酌情放松银行体系资金向实体经济传导的管制约束,保住“增长底线”。

    作为长期拉动经济增长的“龙头”,今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在放缓。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4%,比去年同期回落5.2个百分点。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明显,上半年增长16.6%,比上年同期回落16.3个百分点。

分析人士表示,从目前政府表态看,房地产调控政策不会出现实质性放松。未来加快基础设施投资仍是拉动经济增长见效最快的方式。

    目前国家推进“十二五”规划重大项目按期实施,启动一批事关全局、带动性强的重大项目。从发改委审批的项目观察,未来能源项目,以铁路、公路、机场、农田水利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节能减排等领域将成为投资主要方向。

此外有消息称,中央政府鼓励地方政府在6月底前提交基础设施项目建议书以供审批,同时表示加快支持资金到位的速度。瑞信分析师陶冬在给投资者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相信政府已经开始推出新一轮财政刺激措施。

    业内人士表示,下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继续扩大支出、扩大投资力度,但未来更重要的方面是继续加大结构性减税力度。

    6月以来,货币政策继续预调微调。特别是在最近一个月内连续2次降息,还连续扩大了利率浮动空间。6月新增贷款达9000亿元,信贷放量被认为是旨在配合项目投资扩张。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认为,6、7月两次降息并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后,考虑到2012年末CPI有望回升,目前利率调整应大致到位,流动性管理则在外汇占款降低的背景下将更多依靠准备金率降低和公开市场操作。

更加重视调结构

    在“稳增长”政策呼之欲出的当下,各方意在强调结构转型,摆脱经济对投资拉动的过分依赖,这对于经济平稳增长具有长期意义。

    分析人士指出,刺激消费仍是长期稳增长的重要方式。中央财政近日已安排363亿元,用于推广节能家电、高效照明、节能汽车和高效电机四大类产品,预计拉动消费需求约4500亿元。这被视为是到期的家电下乡、小排量汽车补贴等上一轮扩内需政策的延续。此外,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也将在今年出台。

    作为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近期受国际环境影响持续回落,长期来看不确定因素仍较多。相关人士指出,国家近来强调保持出口政策的稳定性,有利于引导出口企业增强信心,未来还将进一步加大出口补贴力度。

    此轮“稳增长”中,民间投资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近期,启动民间投资的政策力度不断加大:交通运输部出台实施意见,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服务、新兴业务等领域;卫生部下发通知,允许社会资本按照经营目的自主申办营利性或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其他部委也有相关政策安排。

    巴曙松认为,着眼于中长期,实施结构性改革,推进民营企业进入垄断性领域,使经济增长更加依靠效率提高,而不是资源投入,同时避免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由于结构性改革进程的迟缓而提前进入自然减速区间。

                                                                           (摘自 中国证券报)